尴尬出猎

发布者:Liukun 来源: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: 发布时间:2021-03-04 10:02:41

莫日根特给山鸡取了个名字,叫“顾头老翁”。因为当它要逃命时,确实是顾头不顾尾的,加上它那身打扮可真像个老翁。他给灰鼠起了名字叫“小机灵”夫妇。给小狍子起了个名字叫“小傻”。

开始的几天,顾头老翁和小机灵夫妇对莫日根特是很恐惧的,他一到跟前,就吓得乱蹦乱跳。它们更怕的是我,特别是那顾头老翁,一看到我,就扑打起翅膀,有时还把头插进窝草里,撅起屁股,一动不动,真有意思。

后来,渐渐地,它们和我们友好起来。莫日根特领着我一起到跟前,那顾头老翁不再躲闪,而是走上前来伸长了脖子,要东西吃。有时还用嘴衔我的耳朵,弄得我疼疼的、痒痒的,很好玩。小机灵夫妇更是有意思,我一到跟前,它们先是翘起毛茸茸的像小松鼠一样的大尾巴,坐在那里,用前爪捧着蘑菇,香喷喷地吃着,好像在故意馋我。然后,它们又缩起头,把嘴伸过来和我亲吻。我伸出舌头舔了它几下,它们又缩回了头,好像害羞的样子。莫日根特看到这情景,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。令我们失望的是,那个“小傻”,伤好了以后,竟然悄悄地溜进了山林,再也没回来。

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有意思。小灰鼠已经不用拴绑,可以自由自在地活动了。小机灵夫妇和莫日根特形影不离,总是跟前跟后,撵也撵不走。有时出猎,它们还跟我们去呢。那只顾头老翁更是有意思,它有一次飞走了,一连两天没回来,我们以为它一定不会回来了。可是当它回来时,又领回来一只母山鸡。母山鸡刚来时有些不习惯,待上一些天以后,母山鸡也习惯了,它也离不开我们了。

我对出猎产生了困惑:一遇到山鸡,我就不忍心去追,总认为是我家的顾头老翁夫妇;而不追,又要饿肚子,只好硬着头皮追去。当我把山鸡咬死时,心里总隐隐作痛。回家一看到那两只山鸡,心里更有说不出的滋味。

莫日根特已经能自己出猎了,他常和爸爸分头出猎,我成了他的好伙伴。

他又带着我出猎了,这次我们没有上山,而是顺山根走,这样可以碰到鹿和狍子什么的。它们常常在早晨时,下山找泉水喝,我们说不定可以侥幸抓获它们。

我们顺着山根走了很远,连个野兽的毛也没碰到。莫日根特现出了焦急的神情,他不时东张西望,看着这渐渐融化的白雪,一丛一丛的灌木林,好像恨不得盼着有一只鹿或狍子从树丛中跑出来,结果什么也没有。我们又来到一座陡峭的石山脚下。如果从远处看,简直看不出是石山,好像是茂密的山林。走到近处才看清,在那石山的岩缝里,争先恐后地长出一些拥挤的灌木和乔木。它们有的长得笔直,像在石山上插了一根木棒子;有的长得弯弯曲曲,像一条条腾空欲飞的龙。它们一株株、一层层地向上伸展着,把整个石山包围得水泄不通。我在山根的灌木丛中仔细地观察着野兽的踪迹,“扑棱”一声,一只火红的狐狸,在眼前一闪又不见了。我紧追过去,不见踪影。它跑到哪里去了呢?我觉得很奇怪,悄悄地在山根搜索。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山洞,有两步宽,半人高,里边黑洞洞的,冒出一股股暖气。我想那狐狸一定钻进了洞里。怎么办呢?只有追进去,但是,如果有猞猁之类的凶家伙可咋办呢?那样我的小命可就没有了。我站在洞口犹豫不决,这时莫日根特已跟了上来。我向洞口叫了两声,莫日根特看着山洞,眼睛瞪圆了,他个子小,一低头就钻了进去。(浬鎏洋)


下一篇:灯谜会
澳门天天彩资料大全